胸心外科

哈医大二院二次心脏移植术成功

作者:记者聂松义 通讯员李华虹 来源:医学论坛网 日期:2012-09-05
导读

         医学论坛网讯(记者聂松义 通讯员李华虹)9月4日14时—19时,哈医大二院二十多个相关科室、百名医务工作者共同挑战了我国医学史上又一个极限——“第二次心脏移植”。四川籍“换心人”叶建华在渡过心脏移植术后十年半的丰富人生后,又迎来他的第三颗心脏、第三次精彩生活。

  时隔十年半四川“换心人”叶建华迎来第三颗心脏

  医学论坛网讯(记者聂松义 通讯员李华虹)9月4日14时—19时,哈医大二院二十多个相关科室、百名医务工作者共同挑战了我国医学史上又一个极限——“第二次心脏移植”。四川籍“换心人”叶建华在渡过心脏移植术后十年半的丰富人生后,又迎来他的第三颗心脏、第三次精彩生活。哈医大二院的专家们在“换心第一人”的高超技艺的光环下,又开辟了心脏二次移植的新篇章。经过仅仅四天的紧张备战演练,哈医大二院迅速组织最强的医疗专家阵容迎接“第二次心脏移植”的挑战。欣慰的是经过5小时的艰苦手术,成功完成了世界罕见、我国第二例“心脏二次移植手术”,再次创造了医学史的奇迹。

  据悉,1992年哈医大二院成功完成了我国首例存活时间最长的心脏移植手术,“换心人”杨玉民术后存活十八年半,为我国大陆地区心脏移植术后存活时间最长的“换心人”,从此掀开我国心脏移植蓬勃发展的序幕,目前哈医大二院健康存活超过十年的“换心人”有4位,换心人于文峰也已健康生活18年,即将打破该项记录。此次二次心脏移植的成功将续写我国心脏移植的新历史。目前,二次移植患者叶建华已转至ICU病房进行术后观察。

  叶建华今年49岁,四川成都人,2002年4月26日,因患严重心脏病在哈医大二院接受了由著名心脏外科专家夏求明教授主刀的心脏移植手术,术后身体恢复良好。术后十年间,叶建华极为珍稀自己得来不易的新生,他始终抱有乐观的生活态度,追求高质量的生活品质。2007年8月,他登上了青藏高原海拔近5000米的高度,成为国内首个与青藏高原亲密接触的“换心人”。2008年,他又参加了四川绵竹的抗震救灾工作。现在是四川德阳的生意人。

  两年前,叶建华被诊断糖尿病注射胰岛素。今年一月份,叶建华开始出现心脏移植术后的慢性排斥反应病变,近两月,叶建华在四川成都两次因室颤导致心脏骤停,失去意识。9月1日,叶建华被家人紧急送来哈医大二院。经过检查,心外科主任蒋树林教授确诊其冠状动脉严重病导致心肌严重供血不足,同时存在致死性心律失常,即频发的室性心动过速和两次诱发心室颤动(即室颤)。

  入院后,对叶建华的心脏检测中24小时内发生了100次室速,而且每次室速都有可能发展成室颤,换句话说,他每秒钟都有心脏骤停的危险,随时面临着死亡的威胁。而这种疾病唯一的解决方法,只有心脏移植。

  据哈医大二院心外科主任蒋树林介绍,心脏移植以后主要有两个世界性难题,一是慢性排斥反应,二是移植物的血管病变,叶建华这两个因素同时存在,尤其是长期存活的心脏移植患者发生的可能性就越高。

  叶建华入院后,哈医大二院立即组织了心外科、心内科、肾内科、泌尿外科、超声医学科、风湿免疫科等十多学科专家会诊,经过细致论证,叶建华的病情只能通过再次心脏移植才可获救。然而,叶建华的心脏病变突然,且病情复杂,叶建华的慢性排斥反应导致冠状动脉发生严重病变,近三年来他又合并糖尿病加重冠状动脉的改变,常年服用抗排斥反应药对血管也会有损害,这几个因素导致其冠状动脉的病变反应极其严重并且发展迅速,同时,叶建华伴有心脏移植术后不可避免的严重肾功损伤、肝功也有不同程度损伤,手术成功率严重降低。

  三十年间国际上有据可查的二次心脏移植手术仅为30例,均无文献记载,国内首例二次心脏移植也仅在8个月前刚刚完成,几乎毫无先例可以借鉴。患者病情严重、手术难度极高。据哈医大二院心外科主任蒋树林教授介绍,第二次心脏移植手术难度远高于初次移植。首先,二次移植的的患者身体状况远差与首次移植患者,以叶建华为例,他已经发生过两次室颤导致意识丧失、肾脏损伤严重、肝脏也有损伤,体内血液情况不好……多重因素导致手术成功率不断下降。其次,已经移植过的心脏经过十多年后粘连得厉害,患者体内的心脏环境几乎完全未知。再次,患者第一次移植时已经剥去心包,二次开胸手术损坏心脏的风险较常人高出数倍。

  然而此时情况已经容不得专家们细致研究了,医生判断,留给叶建华的手术时机仅仅剩下四天,这要求医院必须在三天内做好一切心脏二次移植手术准备。

  9月2日下午,叶建华经心内科治疗后转入ICU监护,晚间,身体状态已经有所提升。哈医大二院百名专家、工作人员,兵分八组,迅速进行手术术式研究,及设施、药品、物资保障准备。

  9月3日,哈医大二院十余个学科的顶尖专家举行第四次大会诊,对二次心脏移植手术进行全程论证。此时,哈医大二院已经在一天内调来血液加温设备、特制术中除颤仪、食道超声设备、特殊血液蛋白药物、免疫排斥药物等转门为心脏二次移植手术准备的特殊药品设备。

  9月4日14时—19时,哈医大二院心外科主任蒋树林为叶建华实施了第二次心脏移植手术,经过5个小时的艰苦手术,成功将第三颗心脏移植近叶建华体内。14时,叶建华的开胸手术正式开始,心脏缺血时间为50分钟,心脏移植缝合时间约为60分钟,17时,叶建华体内的血液进入崭新的心脏,他的第三颗心脏开始回复跳动,从那刻起,叶建华将迎来他第三次精彩的人生。

  据悉,哈医大二院是我国最早进行脏器移植研究的医院之一,在器官移植领域积累了大量的宝贵经验。上世纪五十年代,哈医大二院完成了震惊世界的狗头移植实验,开辟我国器官移植先河。1992年4月26日,哈医大二院成功完成了我国首例存活时间最长的心脏移植手术,“换心人”杨玉民术后存活18年半,为中国大陆地区心脏移植术后存活时间最长的“换心人”,目前,哈医大二院健康存活十年以上的“换心人”有4位。近年来,哈医大二院先后派遣数十为各学科专家前往美国迈阿密大学,学习脏器移植最新技术理念,并兴建了国内顶尖的动物实验室开展实验,保持原有技术实力,有了半个世纪的医学积累,即使在突发状况下,哈医大二院凭借实力雄厚的技术力量完全有条件进行“二次心脏移植手术”。

  据哈医大二院院长张斌介绍,“心脏二次移植手术”集中了心外科、心内科、麻醉科、ICU、护理学科、超声医学科、放射线科、检验科、血液科、肾内科、泌尿外科、风湿免疫科等十几个医疗科室的顶级专家,工作人员分为术前准备组、手术组等八大医疗组,涉及辅助部门达十余个、近百人,可以说哈医大二院举全院医疗实力倾注支持这一例手术。叶建华的二次心脏移植是中国医学史上又一次高水平挑战和里程碑式事件。能够有条件开展心脏二次移植手术的机会几率极低,心脏二次移植手术大都在心脏移植术后十年以上患者身上开展,目前国内心脏移植术后存活十年以上者寥寥无几,国际三十年内的心脏二次移植仅进行过30余例,国内医学资料几乎为零,所以在无医学资料性经验可寻的前提下,而此可见叶建华的二次心脏移植手术难度前所未有,二次心脏移植手术的成功,对促进心脏移植手术评估、脏器移植世界性难题攻克、移植技术进步、病理、药理、基础医学研究等众多方面的医学科技进步,都具有重大意义。

  相关链接1:

  叶建华需要二次移植心脏的病因

  心脏移植以后主要有两个问题目前世界上解决不了,第一个是慢性排斥反应;第二个是移植物的血管病变,叶建华现在这两个因素同时存在,尤其是长期存活的心脏移植患者发生的可能性就越高。同时,目前国际上通行的、公认的心脏移植适应症的标准有三条,第一条在缺氧代谢下最大氧耗小于每分钟、每公斤10毫升; 第二条频繁的、严重的心肌缺血限制日常生活且不能再做心脏旁路手术或血管成形;第三条经过各种治疗以后仍然反复发作的顽固的心律失常。叶建华目前的心脏状况全都具备。

  叶建华目前心脏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冠状动脉(供给心脏血液的动脉)严重病变、狭窄以致闭塞导致心肌严重供血不足,同时存在致死性的心律失常,即频发的室性心动过速(是一种严重的快速心律失常,可发展成心室颤动,致心脏性猝死,以下简称室速。)和两次诱发心室颤动(以下简称室颤),这是最危险的因素,因为室颤如果抢救不及时即可导致死亡。叶建华两个月前和一个月前在四川成都发生了两次室颤,心脏骤停,意识消失,经过及时的抢救才从死神手中挽回生命。目前在哈医大二院对他的心脏检测中24小时他就发生了100次室速,而且每次室速都有可能发展成室颤,换句话说,他每秒钟都有心脏骤停的危险,如果不作心脏移植,他随时都可能死亡。

  同时,叶建华的慢性排斥反应导致冠状动脉发生严重病变,近三年来他又合并糖尿病加重冠状动脉的改变,而且由于他常年服用抗排斥反应药对血管也会有损害,这几个因素加起来就使得冠状动脉的病变反应极其严重并且发展迅速。

  以全世界现在的医学发展水平,这种心律失常和心肌缺血没有其他的手段解决,唯一能再次挽救叶建华生命的方法只有再次心脏移植。

  

  相关链接2:

  9月2日下午15:00,叶建华从哈医大二院心内科CCU转入重症护理病房,等待他的第二次心脏移植手术,迎接他的“第三次”生命。然而,这条路,叶建华走得异常艰辛。09年初,因为长期服用心脏手术后的抗排斥药物,叶建华的心脏冠状血管开始病变,同时因家族糖尿病史影响,血糖开始急剧升高并严重影响身体各项功能。随之而来的便是肝脏和肾脏功能的减退,2010年后,开始一日三次的胰岛素注射和不定期的肾脏透析。而2012年以来的八个月内,叶建华更是长达六个月时间都在医院接受全程观察治疗。妻子已经不知道签署了多少次病危通知书,成都医院十几次告知叶建华随时处于生命危险中,必须24小时寸步不离的监控,才能确保发生室颤时有专科除颤医生的抢救。为了减少危险的发生,安装了心脏支架,起搏器,但都无法减轻病痛也无法彻底排除危险发生的可能。于是叶建华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来到给他第二次生命的哈医大二院,等待让他“再活一次”的供体,等待心内科心外科强大团队为他进行第二次心脏移植。

  一直陪同他来到哈医大二院的是他的儿子,今年刚刚从澳大利亚获得MBA和国际经贸的双硕士,这是最让叶建华感到骄傲的事情。叶建华上午休息的间隙,和护士及工作人员谈起了他的儿子,立刻精神起来,上一次手术时,儿子刚刚13岁,还不知道父亲要经历“换心”手术,还只是个贪玩的孩子,高三后他考上了成都的大学,大学毕业后获取了澳洲某高校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叶建华欣慰地说,儿子研究生后两年的学费是他自己赚到的,没有让父母操心。叶建华夫妻两人原打算今年七月去澳大利亚参加儿子的毕业典礼同时一家三口海外旅行,但从年初开始身体状况大滑坡,计划被延迟,儿子也被迫在毕业前夕就回到成都,陪伴病床上的父亲。

  叶建华的妻子在3日的下午到达哈尔滨。从2002年叶建华第一次心脏移植手术成功以来,夫妻两人同怀感恩之心,享受着术后上天赐予的新生命,在这十年里,夫妻俩每年保证两次国内旅行,到现在为止,全国各个省份中唯一没有去过的只有新疆省,而新疆乌鲁木齐,却也正是他们的下一个旅行目的地。

  浪漫的旅行不仅属于叶建华夫妻两人,叶建华每年都会带上年迈的父母和岳父岳母驾车短途旅行,2011年,岳父已过八旬,生活多有不便,即便这样,叶建华夫妻俩还是会领着老人去附近转转。叶建华在手术后最常有的感慨就是,“我想要的是高质量的生活,我可以旅游可以工作可以接送妻子,可以爬山可以远行,可以享受比常人更丰富多彩的生活,这远比常年住院保有的生命让我快乐。”在心脏移植术后的十年里,叶建华做了很多公益事业,但在他的心里,让自己的家庭温馨幸福,是一个人能够做到的最基本的公益。

  叶建华一直感恩于得知不易的生命,没有人比他更能体会医学进步给人带来的幸福。08年四川地区抗震救灾,他出现在医疗队的最前方,帮助哈医大二院救灾医疗队翻译方言、熟悉当地情况、照顾病人,对于治病救人,叶建华是当之无愧的“爱心大使”。

  叶建华与妻子的感情甚深,叶建华聊起妻子的语气,总是显得那么呵护和理解,说她的工作很忙,很辛苦,却每天都有固定的时间陪自己。叶建华回忆起刚结婚不久,由于自己有打鼾的毛病,自己总是等到妻子熟睡后才放心睡去,但几年过去了,妻子才告诉他,每次都是等到他鼾声响起后才能睡,否则心里总是担心他的身体。十几年来,妻子一直坚决支持叶建华的每一次手术和治疗,风雨无阻。现在,叶建华和妻子平静而乐观地面对未来,他们感恩于发达的医学赐予叶建华新生命,并不断接受着医学上新的成果,挑战新的生存记录。无论结果如何,用叶建华的话说:“这十年来,他做自己想做的事、做有益于他人的事,高质量的生活,无愧于生活赐予他的每一天”。

  

  相关链接3:

  大灾考验“新心” 灾后献出爱心

  哈医大二院“换心人”请缨到地震重灾区成为救灾志愿者

  近日,6年前在哈医大二院做过心脏移植手术的四川人叶建华先生来到抗震救灾前线绵竹市医疗救治点,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志愿者,以自己的方式协助在那里的医疗队一同救治伤员。

  大地震发生后,全国上下共同展开了对灾区的大力救援。我省医疗人员在省卫生厅的统一部署下迅速成立了多支救灾医疗小分队派往灾区。当得知哈医大二院的医疗队来到绵竹支援救灾后,叶建华主动和医疗队取得联系,并自己驱车来到医疗队驻地报名成为了一名志愿者,第一时间与哈医大二院医疗队员们并肩战斗在了一起。

  2002年4月26日,因患严重心脏病,38岁的叶建华在哈医大二院接受了心脏移植手术,术后身体恢复良好,目前已健康生活6年。作为一名“换心人”叶建华始终抱有乐观的生活态度,追求生活品质。2007年8月,为考验自己的心脏,他登上了青藏高原海拔近5000米的高度,此高度相当于珠穆朗玛峰大本营的海拔,成为国内首个与青藏高原亲密接触的“换心人”。除了正常的轻度高原反应外,心脏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他准备的氧气袋一次也没用上。经近期体检证实,他的心脏经受住了考验,没有“后遗症” 。

  6月10日,记者在绵竹市中心体育场医疗救助点看到叶建华忙碌的身影。这几天他正在照顾一名受伤的老人。老人姓王,今年65岁。地震后王老汉与唯一的儿子失去了联系,由于地震时吸入了大量的粉尘,加上惊吓和胸部外伤,老人哮喘旧病复发。目前出现了咳嗽、痰多和呼吸困难等症状,身体非常虚弱。虽然没有亲人在身边,但老人依然得到叶建华无微不至的照顾。老人每天的洗漱、排痰、换药、散步叶建华无不做地尽心尽力。照顾老人生活的同时,叶建华还经常与老人聊天,缓解老人心理上的忧虑和压力。叶建华告诉记者,在这里他还有另外一个特殊角色——翻译。在绵竹的伤员中,有很多人从未离开过本地,普通话发音很不标准,遇到一些紧急危重的情况时,医生与患者无法沟通,严重的影响了治疗。叶建华说此时他的“双语”优势就派上用场了。没过多久,医疗队员学会了不少四川话,而叶建华也掌握了很多医学知识。目前,该救治点共收治了伤员200余名,紧张繁重的工作有时令医务人员应接不暇。“幸亏有了这样一批志愿者在我们这里无偿服务,有时真是分身无术,他们的工作为我们分担了很多压力。”一名护士这样说。

  如果说能够登上青藏高原需要一颗健康的心、勇敢的心,那么成为一名抗震救灾志愿者则需要一颗感恩的心、善良的心。“当初我有病的时候,医院和社会作了那么多努力,如今家乡受了灾,我作为一个被人从生死线上拉回来的人,一定要活出质量来,以此来回报医院,回报社会”叶建华动情地说。

  就在记者准备离开绵阳市的时候,叶建华又带着部分医疗队员回到他的家乡德阳,请他们舒舒服服的洗了一次热水澡,在四川这样炎热的天气下,队员们已经连续两周没有洗过澡了。

  在这样一只庞大的志愿者大军中,叶建华以他自己的方式诠释着奉献、友爱,感恩的定义,体现着自己的人生价值。

  相关链接4:

  哈医大二院心脏移植之路经历的三个阶段

  (1)探索阶段:1956年,由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心胸外科首创者,著名外科专家赵士杰教授成功实施了狗头移植实验的研究,并获得移植后存活5天零4小时的国内最好记录,从此开辟了我国器官移植领域的先河。80年代初,我国著名心胸外科专家哈医大二院夏求明教授毅然瞄准了这一颇具风险的高科技项目,带领人员查找文献,了解国外心脏移植的历史与现状,在国内率先开始了具有挑战性的心脏、心肺移植领域的探索,先后确定了心脏移植的基本术式,探索出心脏移植术后抗排斥反应的有效治疗方法;同时,对移植后急性排斥反应监测方面做了大量的临床和基础研究,为我国心脏移植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992年4月26日由夏求明主刀,哈医大二院的上百位专家,20多个科室通力合作,为多年扩张性心肌炎患者——哈尔滨市太平区东风镇农民杨玉民施行了东北地区首例同种异体心脏移植术,一年以后,杨玉民回归社会,自食其力,并于第二年喜得“千金”。杨玉民术后健康生活18年半,成为中国大陆地区心脏移植后健康生存时间最长的人。杨玉民于2011年11月20日,因慢性排斥反应去世。

  (2)发展阶段:以此为起点,我国心脏移植工作由低糜状态进入崭新的临床阶段。哈医大二院在首例心脏移植后第二年,即1994年2月,又成功地为黑龙江省尚志市帽儿山镇中学优秀教师于文峰进行同种异体心脏移植术。心脏移植后的于老师十分感激给予他第二次生命的哈医大二院的医生们,并用实际行动不断回报着社会。在术后12年中,他担任高三年级主任,带三个高三班,比其他老师工作量都大,精力充沛,看不出是病人,年年被评为优秀教师。2000年,哈医大二院又成功为57岁的作家杨孟勇进行了心脏移植手术,完成了我国最大年龄的心脏移植案例。术后,杨孟勇满头银发变成了黑发,容光焕发。在杨孟勇《活下来再说》一书中,充份表达了他对哈医大二院给予他第二次生命的感激。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回报社会”,是几位换心人最大的心愿。

  (3)成熟阶段:在大力发展心脏外科临床手术的同时,哈医大二院心外科的专家意识到体外循环、心肌保护是心脏外科发展的基础,反复进行了大量动物实验研究,对缺血性心脏停跳、含钾冷晶体心肌停跳、冷血钾停跳、温血钾停跳等心肌保护方法的系列研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国家科委给予定位认为是国内最先进的,进一步奠定了哈医大二院心外科在国内的领先地位。主动脉窦瘤修补术;完全肺静脉异位引流纠治术,冠状动脉搭桥术,二尖瓣置换术、主动脉瓣置换术等相继成为医大二院心外科常规手术。Rastalli手术、Fantan手术及Bantall手术的成功标志着医大二院心外科在复杂先天性心脏病及大血管疾病的外科治疗领域再上新的台阶。心外科现年完成心脏手术千例,包括所有常见心脏病及婴幼儿复杂心脏病、小体重微创手术、瓣膜置换及成形手术、停跳及不停跳搭桥手术、大血管手术、器官移植手术等,手术成功率达96%,心外科已成为东北三省名列第一,全国及国外有一定影响的重点学科,是全国唯一一家能同时开展心脏移植、肺移植、主动脉全弓置换、低体重复杂先心病治疗、冠心病搭桥、生物瓣膜机械瓣膜置换、胸腔镜微创心脏手术等多项高精尖技术的心外科中心。

  2005年,心脏移植已在全球广泛应用,最长存活病例已超过28年。国际上心脏移植成功率已达90%%以上,我国也已经基本达到国际水平。与同类医院相比,哈医大二院心脏移植拥有成熟的技术、优秀的梯队后备人才,2004年成立的哈医大二院心血管病医院为该院的器官移植工作开展提供了坚实的技术和设备支持。哈医大二院夏求明教授带领的课题组自1992年至今,先后为30余位患者进行了心脏移植。哈医大二院心外一科主任蒋树林教授、田伟忱教授联袂,一个月内完成了3例心脏移植手术,3天内完成了2例心脏移植手术,使哈医大二院成为我国在短时间内完成心脏移植手术例数多、质量高的单位之一。哈医大二院器官移植己全面进入技术过硬、人才梯队构成合理的全速发展阶段。

  

  相关链接5:

  “换心人”简介

  一、杨玉民,1958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东风镇,上个世纪80年代初靠开一个杀猪作坊为生。1991年,他患了心肌炎,经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确诊为扩张性心肌病,并伴有心力衰竭,病变心脏比正常心脏要大3倍,胸腔几乎没有博动的空间。1992年4月26日,当时的哈医大二院心外科主任夏求明教授主刀,为杨玉民成功实施了同种异体原位心脏移植手术,是目前中国大陆地区存活时间最长(18年半)的换心人。杨玉民于2011年11月20日,因慢性排斥反应去世。

  二、于文峰1962年生,尚志市帽儿山中学数学教师。 1994年2月,接受心脏移植手术。康复后回到帽儿山,于文锋重执教鞭,并且一直担任高中毕业班班主任,迄今已经送走4轮(12年)毕业生。在一所乡镇普通中学,于文锋创造了30%以上毕业生考上大学本科的好成绩,在全市乡镇中学中连续数届拔得头筹。

  三、杨孟勇,1943年生,佳木斯市北大荒文联的编辑,被称作中国年龄最大的“换心人”。2000年,因严重的扩张性心肌病,杨孟勇在哈医大附属第二医院接受了同种异体原位心脏移植手术。现在,杨孟勇总是觉得有使不完的劲儿,他说自己就像30岁的年轻人。在术后的9年里,他出版了一本诗集和一本关于心脏移植的纪实文学。

  四、孙立滨,1979年生,兰西县奋斗小学教师。2007年11月28日,哈医大二院心外科主任蒋树林教授主刀,28岁的孙立滨在哈医大二院成功“换心”,成为2006年我国《器官移植法》正式实施后首位心脏移植手术的受益人。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