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诊

天津爆炸生还者:以为是打仗 踏着血水逃生

作者:伊文 来源:搜狐网 日期:2015-08-13
导读

         天刚破晓,天津塘沽医院内弥漫着鲜血与消毒水混合的味道。医生的白大褂或多或少都有带血的手印,伤员几乎没有一个人穿着完整的衣服——男人光着膀子只有一条内裤,女人穿着医生的白大褂或裹着浴巾,麻木地看着穿梭的人群。

关键字:  天津爆炸事故 

天津滨海新区爆炸 专题报道

天津爆炸生还者:以为是打仗 踏着血水逃生

        天刚破晓,天津塘沽医院内弥漫着鲜血与消毒水混合的味道。地板上,未擦干的血迹泛着黄色。

        医生的白大褂或多或少都有带血的手印,伤员几乎没有一个人穿着完整的衣服——男人光着膀子只有一条内裤,女人穿着医生的白大褂或裹着浴巾,麻木地看着穿梭的人群。

        小刘的脚被爆炸中的玻璃渣刺伤了。这位身高一米八的山东汉子,穿着路上捡来的女士牛仔裤,坐在门诊部过道发呆。住在离爆炸地点两公里外单位宿舍的他,刚经历了一场劫难——晚上十一点半左右,准备睡觉的他突然看见一道黄光闪过,睡在床上的他瞬间被一股气浪掀翻,宿舍窗户的玻璃碎片随着气浪扑了过来,“要不是我床上有蚊帐隔着,我估计会被扎死。”

        受惊的小刘和三个室友来不及穿衣服,不顾钱财跑出住所。这时的小区单元门已经被气浪破坏变形,无法打开。被困五分钟后,被好心人从外面把门撬开让他们逃了出来,刚出来不久又发生了两声更响的爆炸。

        “我回去后一定要写一本小说,把我这段传奇的经历写下来。”说完,他借着搜狐记者的手机给远在山东的父母的报了个平安。

天津爆炸生还者:以为是打仗 踏着血水逃生

        同在大众公司实习的广西人张先生和山西人小林穿着借来的白大褂躺在长凳上睡觉,本已熟睡的他们被“导弹”惊醒,“我们以为打仗了,导弹炸过来了,玩命跑出来。”我们小区的玻璃门全部炸坏了,房间就剩一个厕所门是完整的。单位住在这里的都是年轻人,小林和小张过度惊吓,没顾上穿鞋光脚就往外跑,“路上全是血,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我们是踏着血水过来的,”小林翘起满是血痂的脚掌的说。

        七点接受完爆炸的伤者坐在急诊部走廊里井然有序地等待着打破伤风,一位姑娘不知道被什么砸破了头,坐在角落里默默哭泣,逃出来时和家人走散,一个人无助的望着过往的人群。

        没有人能想象到六个小时前医院的秩序,混乱、嘈杂、哭泣、呻吟充斥着每一个角落。前台的接待已经不知道接受过多少人的咨询,负责包扎的医生记不清用了多少绷带,年轻的护士有的蹲在地上休息,有的带领着不同的受伤者去不同的急诊室。“我从一点到现在不知道接待了多少病人,我无法给出一个正确的数字!”

        受伤的人有的自行打车来到这里,有的从泰康医院转移过来,有的是好心人顺道送到这里……来到医院的伤者没有一个人衣服是完整的,神情麻木、恐惧、呆滞。伤者之间或交流或静坐。急诊室外不停的开门关门声格外刺耳。

        爆炸地点附近的居民,由于区域被封锁暂时不能回家,只能去亲戚朋友家或者自己找办法解决。

        住在工业园区的河南人小方,一个人跑了出来,手机钱包全部没带唯一带着的只有一个打火机。小方由于跑的急头上的大包不知道在哪里撞的,眼睛被缝了七针,胳膊上留着一条长长的刮痕。由于在这举目无亲,此时的他只能光着膀子站在医院门口发呆。 他向记者接了手机,搜索到公司的电话打了过去。

        有些住的远的伤者接收完治疗后,没有车回家。一对中年夫妇由于家里门没有关,妻子急得哭泣,丈夫急着挠头。这时,一群举着“免费接送车辆”牌子的人走了过来:“我们为你们联系车辆,我们从凌晨到现在联系了几十辆车,能帮一个是一个,只要警察这几天不要因为我们闯红灯扣我们分就行啦。”

        门诊部大厅,一大群接受完治疗的伤者和家属依然在在焦虑地等待。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198  京ICP备10215607号-1  (京)网药械信息备字(2022)第00160号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谷歌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